Robust/Adaptive

=蜜桃
原来每个故事结尾都相似

西游瑞嘉线

因为不会画了文字写一下大纲,前边的几条翻合集就有。


瑞嘉与安雷是分开到西天的。

在进入西天前,嘉德罗斯问格瑞我是不是会经常忘记一个人

格瑞:你是会经常忘记一个人,但不是同一个人,有时是凡人的女子,有时是迷惑你的妖精,有时甚至是雷狮

嘉德罗斯:你在说谎

格瑞:……

嘉德罗斯:那个人是你,对不对

格瑞:你跟我去摘金箍,我便告诉你答案

嘉德罗斯:一言为定。

进入西天后,由于嘉德罗斯非是真正的孙悟空,佛祖责罚了丹尼尔,并将嘉德罗斯的金箍摘下,在嘉德罗斯眼眸转亮看向格瑞的一瞬间,格瑞打开月光宝盒,对嘉德罗斯说了声抱歉,然后念动了咒语。

“般若波罗蜜。”

格瑞回到了原来的时空,又遇到了金,这时金已经有了新的伙伴,他是真正的孙悟空,他找到了自己的道路。金邀请格瑞跟自己、凯莉、安莉洁还有紫堂幻一起上路前往西天。格瑞答应了。

但这条前往西天的路格瑞已经走过一遍了。

于是这条路上格瑞一遍一遍自愿地非自愿地想起嘉德罗斯,无论是他记得自己的时候,还是他一遍又一遍忘记自己的时候。

就算他再不想承认,他也发觉自己无法同金他们一起走下去了。

格瑞将金一行人护送到了天竺,在进入西天的前夕,格瑞同金说自己要离开了。

金问他还会回来吗。

格瑞说大概不会了,希望你能找到让所有人幸福的法。

于是格瑞在月圆之夜再次念动了咒语,他回到了当初和嘉德罗斯相遇的盘丝洞外,他看到一个金色的影子蹲在山头。

格瑞:嘉——

“格瑞!”

山头上的人不是嘉德罗斯,是金,

格瑞心头有不好的预感,他又用月光宝盒试了几次,也在现在的世界找过,但都没有嘉德罗斯这个人的存在。

那只六耳猕猴消失了。

格瑞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但世界的一切都似乎非常正常,格瑞找了许久,终于发现了完美表象的一个破绽。

所有后来的时空之中,观音都不是丹尼尔了。

追寻着这个线索,格瑞通过月光宝盒辗转见到了丹尼尔,丹尼尔跟他说:时间会有支流,但却有共同的源头与归宿,如果说人世是长河,佛便是日月,长河无数,日月唯一。当年你离开后,嘉德罗斯大闹西天,佛祖欲打灭他,却发现由于西行一路而来,因缘际会,此世之孙悟空已被这六耳猕猴所取代,嘉德罗斯便是这金箍真正的主人,于是复又将金箍带上,而念其心性顽劣难改,遂镇压在五指山下,永世不得出。

格瑞不想最后仍是自己执念西行,将这金箍永世带到了嘉德罗斯头上。

格瑞欲救嘉德罗斯,问丹尼尔如何去到那嘉德罗斯所在的长河之中,丹尼尔说:那是极其细小的时间分支,难以抵达,若嘉德罗斯彻底将你忘了,你们之间因果断绝,你便再也找不到他了。

丹尼尔又说:虽说你是如来灯芯所化,佛缘颇深,但月光宝盒所托乃是救世之法,你修行不足,如此频繁使用,终会有燃尽的一天。

格瑞道:他因救我而带上金箍,这次换我救他了。

遂念道:般若波罗蜜。


“至法可救现在,亦可救过去、未来,却因涉及因果太多,肉身难以承受,故难被世人所知。”


嘉德罗斯看着头顶上的方寸日光,喃喃念道:这是第几日了呢……

低头又看看石笼里自己做的记号,道:哦,已经五百年了……

他抓着自己的金箍,不似平日那般癫狂,稳稳地盘坐在石几前,平静道: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今天应该就要忘记你了。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对那个人说:我爱你,如果要给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隆隆声从头顶传了下来,方寸大的孔洞裂开,日光倾斜而下,露出一个人来。

嘉德罗斯眯起了眼睛。

那个人声音很轻快,他说:“嘉德罗斯,一万年太久了。”


end

评论(48)
热度(1284)

© Robust/Adapti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