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ust/Adaptive

=蜜桃
原来每个故事结尾都相似

4次雷狮订了双床房,还有1次安迷修领他回家

为雷管点赞👍

fuwafuwari:

校园初恋,爱情长跑,干了三次,abo,未婚先孕,带球跑。以上内容都有,但广告和实物有差距。1w+一发完。


《樱花粉和苹花白》

1. the very beginning

  雷狮在校门口的小酒店定了间房,还是双床的。

  起先他是准备去隔壁大学城定快捷的,虽然也让他想到就难受,但他以为至少可以使他用张假证订房。然而风和日丽的下午,雷狮把自己包裹的像个阿三,跑去踩点之后才发现虽然快捷未必把卫生搞的标准规范,至少在登记方面不是他这种假证可以挑战的,他只好又像个阿三一样地走了,帽子压的很低,刘海全被汗湿在头皮上。雷狮一摸后颈子上滑下来的汗珠,有点担心他白色的帽子,是否已经被他的染发剂玷污了。

  回了学校,他把帽子摘下来,外套塞到包里,一路上对至少二十来个跟他打招呼的姑娘挥手致意——这二十来个还是被勇气筛选过的——再用眼神杀死了另外八十来号不够胆的,一边担心着诅咒他的人太多,他那一箱汤达人可能都没得调料包了。

  他雷狮,大小也是个有身份和身份证的人。身份证已经知道了,有一真一假两张,身份呢,也是一大一小两重;第一重身份呢,是男性公敌女性杀手校园风云人物雷王星扣十分的罪魁祸首,第二重呢,就更牛逼了,是珍惜珍贵珍奇的omega。

  omega雷狮走进教学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立刻呼了出来,太劲儿了,太味儿了,太让人受不了了。

  雷狮一边嫌弃,一边打心眼儿里的为有些男同学感到悲哀。刚分化的alpha还处在要整天释放信息素耀武扬威的状态,一点都不怜惜娇弱的小花小草小omega。公共场合违反治安条例对轰信息素也就算了,毕竟雷狮是omega的身子alpha的命,这点小事也还扛得住,可是等分化的时间长了,他的大脑和鼻子又可以重新区分信息素和普通的气味了,雷狮瞬间发现大事不妙:怎么会有alpha的信息素是汗臭味的???这还能找到对象吗???

  从那天开始,雷狮就从大摇大摆地走路还时刻要搞弯道超车变得更omega一点了,时刻小心仔细着自己的衣袖,千万不能碰到别的男同学,尤其是不能沾到人家汗臭味的信息素。都说小心驶得万年船,雷狮一苇渡江逆水行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研究了一个月到底谁是那颗生化炸弹之后基本是彻底疯了,他是准备找到嫌疑人之后去讲讲道理的,但是他最终发现青春期的男孩子这种生物,是不讲道理的。本来每天教学楼里就弥漫着过盛的荷尔蒙,就连下课十分钟男生都能跑去操场充分利用时间踢两脚球再回来,再加上那个不懂得木秀于林必被砍的汗味alpha,走廊里的气味可以说是加量不加价,这直接导致了不少人鼻子直接罢工,alpha的信息素大比拼又是变本加厉,很快就来到了使雷狮忍无可忍的境地。

  这就使得雷狮在拥有了一个男朋友味的同桌之后,很快就心思过分活络。

  那天是高二刚开学,他们挪了一层楼换了新教室,雷狮刚坐下享受了一口没被信息素污染过的沉淀了半个暑假的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消化消化,就有个不开眼的把书包放在了他的旁边。

  雷狮刚准备告诉新来的,这张桌子被他承包了,就闻到了一股很清新的,揉杂了阳光洗衣粉微风白衬衫盛夏泡泡水的味道,就像是传说中的男朋友香水。这这这,这哪是不长眼的新同桌,这就是送上门的唐僧肉啊。

  就在这一刻,雷狮感觉自己被升华了,他主动站起来,把旁边的位置拉开,附赠一枚在班长处可以无限兑换迟交作业不扣分券的微笑。

  

  2. the branches of two trees

  后来雷狮才知道,安迷修当时压根还没有分化,他闻到的纯盘是致死量洗衣粉的味道。

  这个后来指的是,还挺后的后来,而且当时的情形,也是非常的乱七八糟,暂且按下不表。

  先从一开始说起吧,雷狮主要是在同桌这里寻求安慰,这就是雷狮的防空洞,这就是雷狮的避风港,这就是雷狮的天命圈呐。

  原先雷狮是很爱把窗户开一小条缝,闻闻风送来的隔壁小吃街的味道的,现在不行,现在他舍不得了,他时时刻刻都恨不得把鼻子挂到安迷修身上去。尤其是体育课之后,安迷修基本可算是在具像化的乌烟瘴气之中救了雷狮的命。只要雷狮蔫蔫地儿趴在桌子上说头疼,安迷修就立刻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盖上,再附赠一杯热水。虽然这种多盖被子多喝热水的指导方针在恋爱关系中绝对是走了错误路线,但是对雷狮来说,那可是太对味了,字面上的对味。雷狮把安迷修的外套拉到头上,深深吸了一口,那感觉,比吸什么都爽。

  吸来吸去,雷狮感觉自己的鼻窦缩小了,海马体又连上气儿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他脑袋在第二性别教育讲座上转的飞快,琢磨出一个一劳十天半个月逸的方案来:他准备骗一个安迷修的临时标记。

  这事儿吧,怎么讲呢,读书人的窃不算窃,omega的骗不算骗,这种都叫刚需,硬性需求。

  雷狮自觉他和安迷修也算是眉来眼去了一年了,就为了和风纪委员谈朋友,他是白天夜里连轴转儿都不带停的,原先不爱写作业也得写了,不爱搭理老师也得搭理了,日子过的那是叫一个水深火热。他活到现在基本都是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全靠老天赐他聪明脑袋,自觉自发地给自己减负,会做的题目直接跳过,反正也写不高分的阅读理解,跳过跳过,跳来跳去一天就做一科二十道,剩下时间一半打电动一半睡觉。全仰仗美容觉,老师再怎么对着雷狮空空如也的作业本把他骂的狗血喷头,雷狮的脸皮子那也是又白又嫩又细又滑,挨完骂回去对着窗户一照,那是一点儿瑕疵都没有,徒留安迷修在身后空叹,雷狮同学,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不好好学呢。

  雷狮眼珠子左转右转,眼睫毛眨巴眨巴,对安迷修同学说,那你陪我写作业吧。

  就这样,雷狮在放课之后还可格外加一餐,享受安迷修牌香薰机的上门服务。安迷修这个人,他其实是已经跟学习私定终身了,住学校宿舍,一分钟都不乐意耽搁在学习以外的事上,然而就像骑士架不住拯救落难公主的诱惑一样,学霸也架不住拯救落榜王子的诱惑,现在雷狮同学都这么积极主动求上进了,安迷修当然是只能点播一首成全,然后为雷狮付出青春那么多年。

  一来二去的,雷狮一寻摸,安迷修都上门了,那还不是圈圈叉叉酱酱酿酿尽在执掌。

  日子是越过越有,雷狮越来越觉得这事儿能成,就不说他俩培养了那么久的感情了,就说什么样的alpha能扛得住他雷狮呀?女的,不成,男的,更扛不成。

  雷狮就觉着飞升的最后时刻到了,是时候琢磨为爱献身了。他没准备让安迷修在他家弄,那搞得太正规了,不符合他偷心盗贼的身份,他怕安迷修误会。虽说未成年人不能开房,不过雷狮有张假证,摆起脸子来也是很有气场,只要系统不联网,他是足可以蒙混过关的。

  那天雷狮去快捷踩点,悲哀地发现自己当真沦落到了快捷都混不上的地步,回来之后深感焦虑。帕洛斯暗中观察了雷狮整个的闹春史,此刻终于逮到了机会,赶紧出来给老大分忧,给雷狮指出来一条促进灵肉交融的明路来。帕洛斯说学校门口有个小门头,学名叫情人桥大酒店,俗名叫野炮窝。噗,雷狮给这直白的俗名震惊了,喷出一口可乐来。这靠谱吗,雷狮皱眉,情人桥他回回路过都担心撞着城管来执法办案,这地方依他之见,迟早得被端喽。帕洛斯那是什么眼力见儿,看出雷狮的思虑来,赶紧给雷狮老大打包票,言说他去过好几回了,屁事没有。雷狮把帕洛斯打量了上下左右里里外外,看他幼得跟棵小豆芽儿似的,也就一张老脸蔫儿坏,这都没被抓,看来情人桥的风水确实挺硬,心里决定抛弃底线一回。

  很多年之后雷狮才知道,帕洛斯说上情人桥,是打游戏去的,但他多坏呀,他定的电竞情趣房他不说电竞两个字,不说那里居然有dva主题水冷机箱,不提整楼都在啪啪啪网速他一人独占,他就跟雷狮说,那里的情趣房不错,有品位。

  

  3. even we've got three strikes

  当时雷狮就像所有的待嫁omega一样娇怯,他虽然是alpha的命,但毕竟是omega的身子,一想到要把自己被临时标记的第一次给出去了,心里还是会紧张的。他写了张小纸条放到安迷修面前,上书:今天不看书了,出去玩。

  安迷修学习之余在看他师父的育儿宝典幼教大全,很讲究赏罚分明,精通打个巴掌给颗枣儿,这般那般,诸如此类的中华教育精粹。他觉得雷狮同学现在思想觉悟这么高,脑子又这么好使,我们做事要重效率,没必要一天拢共二十四个小时,还要花其中二十五个在念书上,那多没意思。他这么一想,他就点了点头。

  雷狮就把一张房卡拍在他手里面,自己把书包往肩上一甩,直接翘了最后一节自习走人了。

  徒留安迷修一人憔悴,整堂自习他都在想雷狮今天要带他玩什么。对天底下大多数人来说,喜欢玩和想玩都是他们的天性,很不幸的是安迷修也是一个大多数,他也喜欢玩,只可惜从小没人带他玩。遇到雷狮之后,安迷修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玩出花儿来,在他本心还没对着雷狮缴械投降前,他的玩心就被雷狮彻彻底底地勾引了,一点余地都不留。

  放了学他也着急忙慌地抓上包就走,都不主动帮忙擦黑板了,本来他就腿长脚快,走到情人桥估计就花了五分钟,搞得自己脑子都还没转过来这件事,人就已经站在了房门口。

  安迷修开门,和刚洗完澡的雷狮撞个正着。

  雷狮裹在浴巾里,看了安迷修一眼说洗澡去啊。安迷修还站在门口,手抓着门把,抖得跟癫了一样,你你你你你你要干嘛?

  雷狮一屁股坐到床上,把浴巾解下来擦头发,白了安迷修一眼,那你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给他这个强买强卖的气场震到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好躲到卫生间思考人生,一边洗澡一边给自己做心理疏导。雷狮在外头等他,他也慌呀,他也怕呀,他没想到安迷修今天动作这么快,他是伸着耳朵听着学校敲了铃,才悠哉悠哉从床上爬起来,把手机丢到一边开始准备的,结果没想到他这肉体上的准备做好了,精神上的准备刚开始,事主就到了。

  今天是安迷修人生当中,最浪费水的一天。他一般洗澡很快的,不会一边洗一边脑子里演情景喜剧。但是今天他在脑子里演了二十多集,思考雷狮会对他怎么样,也就这是国产剧进度慢,搁南韩二十多集都够男女主各死一次了,搁暹罗都够男主变性女主了,安迷修一边洗一边想,洗的手指皮肤都皱了,才突然恍然大悟,他身无长物,没得雷狮有钱甚至没得雷狮高,雷狮要看中他读书好也就让他当家教,什么才够雷狮把他暗示到情人桥来啊?

  脸啊脸啊,当然是脸啊,安迷修站在镜子前,这个朦胧的灯光一照,感觉自己更加玉树临风英姿勃发。他十分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受女同学欢迎,看见他就跑的女同学也可以凑一个排上操场手拉手练八百,把终点线当成安迷修的脸一样向前冲。只不过他待人处事就比较绅士比较有内涵,女生一般不会像咒雷狮那样咒他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只会咒他变成基佬。

  他一边吹着指尖指望那块皮肤快快饱满起来,一边心想,这些女的,嘴挺灵的。

  安迷修终于洗完澡,带着一身热气出去,很自觉自发地坐到雷狮身边而不是对面:对,雷狮居然还订了个双床房,情趣酒店居然还有双床房,真是有够情趣的。

  雷狮正盘着腿玩手机,擦头发的浴巾整个变黑了,蓝紫色的头发披在背上。安迷修很是吃了一惊,你每天早读迟到就是在家自己染头发啊?雷狮觉得安迷修果然是个不讲道理的alpha:高一一开学是谁在校门口扣我分来着的。发色扣十五分,迟到一次扣三分,安迷修琢磨,就不能找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吗,雷狮的数学作业难道都是别人帮他做的,这价值观也太畸形了点。

  雷狮虽然不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小九九,但是他,校园人气王以及一个omega,都脱到了这份上,安迷修还在想心事,他实在觉得安迷修是在打他的脸。雷狮有点烦躁,安迷修你到底做不做?

  做做做,安迷修说,脸凑了过来,就要先嘴对嘴的开始谈感情。

  等会儿,雷狮伸出一根手指按住靠过来的大头,他抽了抽鼻子,安迷修刚洗过澡,只有一点点沐浴露的味道,完全没有让他神魂颠倒的男友味。这种年纪的毛头小伙子在准备提枪上阵的时候还能把信息素收的那么紧吗?他感到大事不好。你不是alpha?雷狮歪着头,打量着安迷修。

  安迷修一脸懵逼,我的学生证上不是写了吗,未分化啊。

  雷狮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4. may the forth be with you

  那天他们还是做了,雷狮用这一炮告别了自己的青春期,以及告诫自己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他怎么可能被过量洗衣粉骗了那么久的,后来他上大学了,学到吊桥效应,又觉得有点道理,别的男生都是臭的,就安迷修是洗衣粉香的,他俩抱团取暖——主要是他抱着安迷修的衣服取暖,那可不得搞的他跟林黛玉见了贾宝玉似的吗,只觉得人家跟全天下其他玩意儿都不一样。

  他们做完了,安迷修不想挪窝,雷狮说床太小叫他滚回自己的床位去,安迷修就披着衣服过去了,跟雷狮一样抬头看着天花板,嘴上找话,想跟雷狮隔空温存一下。雷狮完全不鸟他,琢磨着之后该怎么对待安迷修,他倒不是怕留下拔人家屌无情的形象,他就是怕安迷修琢磨出味儿来,怕安迷修觉得他是个这种事情都能搞错的蠢货。最后雷狮决定敌不动我不动,学照上书照念,送上门的男友味洗衣粉照吸,跟安迷修粘粘乎乎地把高中最后一年混完了。

  安迷修觉得他被雷狮拔屌无情了,虽然这个说法不太符合他们的体位。不过雷狮是什么人呐,阴晴不定岂不正常,更何况是他上了雷狮,他总不能指望雷狮还反过来哄他吧,那多不现实。于是他也决定敌不动我不动,学照上书照念,雷狮作怪他照样扣分,跟雷狮拉拉扯扯地把高中最后一年混完了。

  毕业照发下来,雷狮代上厕所的安迷修领了,在毕业照背面写说祝你出任alpha迎娶omega走上人生巅峰,然后卷成一卷塞进安迷修包里,终于放下一口气开始玩消失。安迷修呢,直到估完分填完志愿都没见到雷狮,这才觉出不对来了,寻思着自己是被分手了,被雷狮始乱终弃了。他想上雷狮家门口演苏三演王宝钏,都因为怕被邻居撞见而作罢,只能回到家,像是那天在情人桥一样,一边看天花板一边想少男心事。

  安迷修毕竟还是聪明人,越琢磨越不对味,终于研究出来他跟雷狮的差别好比庐山恋,人家是跨越成分,那是人定的阶级,他这是跨越第二性别,这是达尔文都搞不定的事情,他也搞不定,那也没办法啦。他想开了之后就不是很在意,也去开开心心上大学去了。再想起来初恋老情人来又是一个夏天,安迷修睡了一觉起来就变成了信息素全开的完全体成年体安迷修,他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雷狮发微信,说我分化成alpha了。

  雷狮刚修完仙找到想睡的感觉,微信一亮又睡不着了,心说哪个憨批,以为我是青少年心理健康热线吗,刚要辣手摧花,突然反应过来这不前炮友呢么。连同临别赠言都想起来了,祝你出任alpha迎娶omega走上人生巅峰,大夏天的雷狮打了个哆嗦,我这嘴不会这么灵吧,我怨念太大给人家搞分化了?想起来了他就不能摧花了,他特别好奇安迷修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暑假回去他们见了一面,又是雷狮定的房,双床房。

  一开始雷狮没想那么多,就觉得大庭广众的让alpha版的安迷修释放信息素太扰乱社会秩序了,扰民程度堪比抖音外放,他房子又在装修,就还是开个房慢慢吸。等到了酒店吸着吸着事情就往孤a寡o上常规发展了,雷狮被安迷修的信息素包裹住,安迷修的信息素就是水的味道,不是瓶装水不是自来水,是那种大自然里的水体,可以是山泉,可以是深潭,可以是蓝海,可以是坚冰,一个浪潮接着一个浪潮,把他打得头晕眼花,不自觉地两个人就滚一块儿去了。

  他们比高中时候又长了不少,手长脚长的在单人床上翻滚的实在很不舒服,安迷修一边亲他一边怕把他推到床下去,只好把雷狮按的死死的压在身下。雷狮一边挣扎一边觉得真爽。就跟明骚比不过暗骚一样,安迷修面上毫无意思,里子实在很会搞花样,只是缺一个让他使出种种手段的人来。确实像水,风撩一下,再平的水面也要回出花儿来。

  房间的空调打的死低,雷狮胳膊吹的很冷,身上又被安迷修搞得很热,肉贴着肉,哪个点儿都被他燎着了,雷狮瞬间就cpu过载,分不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做完了一回就不干了。安迷修不等他吩咐,主动拔屌无情,回自己床上躺着去。两个人躺着看天花板,雷狮突然想起来自己最初的目的来。

  成年男性确实成熟不少,不再空投信息素,雷狮没了困扰。偶尔在情人湖遇到大学生活传统项目求爱,终成眷属的小情侣靠在一起,信息素和快乐一起失控了,雷狮如果正好在易感期,就会烦躁地想加入fff团。做alpha做omega都好惨,雷狮时常觉得他们就像是没进化完全的动物一样,甚至要被别人的不得体行为支配。

  

  5. kiss me on a friday

  同学聚会,他们又睡了一次。

  雷狮真的非常感谢安迷修,感谢安迷修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底线实在是比想象中还低。首先是为了信息素钓alpha结果钓上来一个没分化的,然后就是稀里糊涂的和不知道算不算男朋友的睡了,再然后是为了好奇心和不知道算不算前男友的睡了,再再然后是打了回头炮。贤者时间他俩一起看天花板,雷狮觉得自己的底线已经不可能再降低了。安迷修已经习惯了这种发展,深知接下来没有余兴节目,直接睡觉去了。感谢负责订房的同学,没有因为他们是两个男生就订了正在特价促销的大床房。不过雷狮突然又想到,在人民群众的认知里他俩还是一个b一个o,一个假b一个真o,虽然也不像ao一样水火不容,但既然没有生殖隔离,也该注意距离。

  雷狮近来常常忘了自己是omega,岁月彻底日服了他,他变得非常的不敏感,什么都感受不到。他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忍无可忍终于去把腺体割了,然后因为过量摄入麻醉剂影响到了大脑,失去了手术的记忆。半夜他梦到淹水了,挣扎着醒过来只觉着梅雨天来了,而罪魁祸首正在一旁呼呼大睡。雷狮忍了半天,掐指一算,是了,安迷修这个时候应该是躁动期。他利索地翻身下床,从行李里找出一支抑制剂,都不带冷静冷静的,直直地对着安迷修的二头肌扎了下去,来了个肌肉注射。

  安迷修的梦一下就从不可言说变成了复播最多的经典大戏,容嬷嬷抓着他的手死命地扎,他疼的直叫唤,终于逃脱梦魇就见到雷嬷嬷坐在一旁,幽幽地看着他,手里的注射型抑制剂正饥渴着。

  这是他俩头一回盖棉被纯聊天,雷狮抱着被子靠在床上等空调风稀释安迷修的味道,水变成了水蒸气,从他浑身上下每一个舒张的毛孔钻了进去,雷狮一下子就被加热了。他一边骂骂咧咧地爬上安迷修的床,钻进他的被窝里,一边思考反正也是要睡的,是什么促使他竟然去买了一支alpha专用抑制剂带上。安迷修热情逢迎,雷狮下床翻行李的时候只开了一盏夜灯,就在床头。安迷修今天很不讲道理,一点花架子都不摆,上来就直奔主题,雷狮用下半身迎合他,上半身看着灯下的显示屏,五点多钟,夏天天亮得早,他们很快就要变成白日宣淫污染环境的缺德炮友了。他想到一开始,想到青春期,他以为安迷修是个alpha,但他依然把安迷修当成一瓶香水,一个信息素提取机,反正不是个事儿。他又想到现在,安迷修泄露出一点信息素,他就立刻又降低了他几个小时前刚刚触底的底线。安迷修是一个假b,他自己是个真b,是个傻逼。

  天底下最傻逼的事是只为一个人降低底线,雷狮一回到学校,就跟被撒了盐的软体动物一样活蹦乱跳,然而老天不相与,他只能身体上活蹦乱跳,精神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什么样的极品大a都不能让他的信息素像股市一样大起大落。雷狮很是沮丧了一阵,他简直怀疑自己丧失了功能,直到吃了口柿子然后吐的一塌糊涂被抬去医院,才发现:

  一,他被标记了。二,他怀孕了。

  给他读报告的医生看他一脸懵逼,还以为他遭遇了那种写在刑法里的事情,急忙安慰他说标记可以做手术去掉,孩子也可以引掉。

  雷狮一琢磨,立刻感觉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能上七层楼了,合着他不是突然性冷感或者被人绑架去做了腺体切除术,他感受不到别的alpha,他对安迷修格外没有底线,都是因为他被标记了。太好了,这真是一桩值得放鞭炮的好事,雷狮只觉得高兴,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原来一直都在,只是被安迷修的信息素藏起来了。

  雷狮立刻站起来卷了东西就要请客吃饭散喜气去,医生追过来喊他,哎,记得检查!到了复诊卡上划了红线的地方正规医院就不给引产了!——大概以为他是被突然泛滥的母性驱使了,冲昏了头脑。

  雷狮翻了翻复诊卡,小格子以星期为单位,有一格是被红线框着的,大概就是正规引产的最后期限,之后就只能去黑诊所赌命了,另外还有几个日期,标了各种可爱的符号,雷狮就坐在大厅里,拿出产妇手册来一一对照。

  翌年五月,安迷修正在等待面试,一通电话打上门来。安迷修先生,我们是o儿协的,想请您来办理一下手续,您可以拒绝,但我们拥有申请司法介入的权利,拜拜。安迷修挂了电话思考o儿协是个什么玩意儿,旁边捧着肚子的女士用看渣男的眼光看着他,怎么着,看您人模人样的,都本事大到被o儿协惦记上啦?安迷修觉得事情不对,掏出手机来一搜,o儿协全称omega及新生儿权益保护协会,就是给omega发准生证的,提高生育质量离不开健全的上一代。

  omega……omega……安迷修挪了个座儿,想起来火热的夏天,我的天哪,雷狮居然允许我没带套。再后面的部分就要不堪入目了,安迷修不敢再回忆下去。

  其实准生证也不是说一定非得把双亲身份都确认到位,但是雷狮就挺想弄安迷修一下的,就想看看安迷修接到这个电话是什么反应,看看他有没有出去乱播撒爱的种子。o儿协的工作人员挂了电话,关切地看向雷狮,说你千万不要害怕,对方要是敢始乱终弃我们会为你提供司法援助的。雷狮捂着脸装相儿,哭哭啼啼,千恩万谢。出了协会的大门上了车,就笑的前仰后合。

  安迷修又害怕又期待地去o儿协办了资料,工作人员给他发了一张准爸爸证,上面写着预产期和雷狮定好的医院。安迷修也不准备提前去踩点,反正他也蹲不到雷狮。雷狮的本事不光是能让人找不着,他是根本能让安迷修放弃找人的欲望。到了日子o儿协通知他预产期无变动,他开车上路,带了一包是天蓝色的小衣服,一包是嫩粉色的小衣服,还有一包是他在网上学的备产包,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的可能性是雷狮什么都不需要。

  雷狮的崽争气,雷狮刚消化完午饭,护士给他端来营养餐让他多吃多攒力气,小孩大概是嫌弃医院伙食太差不愿意多受摧残,赶紧就出来了。安迷修赶到战场的时候雷狮已经靠着床头看电视了。安迷修左看右看,雷狮的气色反正是比他这个风尘仆仆赶了半天的人好,确定监视器上一切指标正常之后就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下他传下去的染色体在哪。

  雷狮说女儿在保温箱,到饭点才抱出来。安迷修哦了一声,两人一时无话。

  雷狮说其实你也可以不用来。安迷修说我驾照刚过一年期,正好练练开高速。雷狮奇道,你居然是自己开过来的?可以可以,厉害厉害。

  安迷修带着粉色的小衣服去看女儿,他拿出小裙子来,隔着玻璃对着女儿比划。那么屁大点小孩能看出来啥?要不是护士指给他看他都认不出来。他感到了雷狮是不欢迎他的,就在心里希望女儿像自己,别像雷狮,难搞。

  回到雷狮的病房,他已经躺下来准备睡觉了,安迷修准备坐一边守着他,雷狮说特地给你加了张床,赶紧睡吧。

  雷狮睡觉,安迷修躺着看天。为什么每次和雷狮睡觉都是这样,他在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半天不得法门,又不能玩手机,怕影响雷狮睡眠。他现在已经非常会解读雷狮的言外之意了,给他加张床的潜台词是,赶紧睡明天滚,注意行车规范不要疲劳驾驶。

  

  6. table for six

  春去秋来春又去,安迷修在着手整理东西,准备作为一名成功的学长及前辈光荣地离开校园。

  于此同时他还有一个小秘密,他虽然还没讨到老婆,但是女儿都已经一岁了。

  那天安迷修在整理学生会的资料,同僚急匆匆跑进来,说跟他校联谊缺人,叫安迷修晚上来凑人头防止落单的人尴尬。安迷修把合作商户年鉴写完了的时候,太阳已经坐上班车了,同僚给他打了十几通电话,最后发来一条微信,言道是,你再不来人家都要回家去带小孩了。安迷修汗颜,只觉得这人为了拒绝相亲找的借口还挺拼。哪知道到了现场一看,好巧不巧,人家还真是单亲家长,雷狮坐着单独一张桌子玩手机,脸上表情跟要筹划着杀人一样。

  额,安迷修尴尬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自从认识了雷狮,他就感觉自己拿到了上帝的骰子,回回摇到利好面,不论概率是几万分之一。一发入魂弄了个囡仔,现在联谊居然联到囡囡他爸。

  雷狮霍然起身,说我回去喂奶去了拜拜了您内。

  安迷修反正也没事做,他就跟着雷狮,光明正大地搞尾行。安迷修说我送你回去吧,雷狮说你很闲吗,安迷修说送人回去这是传统,你要不想享受一对一私密服务咱们调头去找大部队集体行动还来得及。雷狮立刻不说话了。

  安迷修问他,你不会真把小孩带过来了吧。也不是说他有什么置喙的余地,他就是觉得雷狮应该不怎么乐意让全天下都知道他未婚生育。

  雷狮闻言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吗,你是不知道小孩有多难搞,我好不容易能出来透口气,我都快产后抑郁了。

  安迷修尾随雷狮回酒店,一开门帮雷狮临时照看孩子的小姑娘就跟见了救世主似的冲了过来,安迷修从雷狮身后探头往里面望,小公主在层层叠叠的衣服玩具里大踢大叫,他心想居然把我女儿生的这么难搞,雷狮的基因果然强大。这个囡囡,年纪不大戏瘾不小,原先还和那小姑娘大眼瞪大眼好着呢,雷狮的脚刚一踏进房门,眼泪就跟决了堤一样往外跑,嗓门大到安迷修觉得他俩很快就要被作为不负责家长的典型被儿童组织抓走了。雷狮显然见惯了这阵仗,坐在床边和女儿讲道理。雷狮说:不许哭,你自己想想出来之前我们是不是讲好了,你再瞎闹这个月的柯南份额全扣光。

  安迷修汗颜,小声说雷狮你这个幼教是不是有点问题。雷家父女闻言一齐转过来瞪着他,安迷修轻手轻脚地走进去,把女儿抱起来唱儿歌。女儿不闹了,安迷修也不敢撒手,坐在雷狮旁边轻轻地跟他说话。雷狮啊,给女儿起名字没有。

  雷狮没好气地说,就叫雷管,三天两头炸炸炸。

  安迷修感觉雷管在他手里抖了一下,跟土豆地雷预热了似的。他接着跟雷狮讲道理,当年怎么用育儿经哄雷狮的现在就怎么哄雷管,也算是重温旧梦了。

  安迷修说小孩这种行为是安全感的缺失造成的,婴幼儿的成长离不开家长的陪伴。雷狮抱着胳膊看他扯屁,没人捧场,安迷修育婴讲座开不下去了,女儿睡得沉沉的,他把女儿放到对面床上的摇篮上去。安迷修试探雷狮:知道你不爱听我讲道理,但是既然生下来了,总要给女儿一个幸福美满的童年吧。

  雷狮横了安迷修一眼,你说的太有道理,所以我这不是出门相亲了。

  安迷修觉得有戏,赶紧掏出手机来,打开求职软件给他欣赏自己的简历:你看我条件过关吗?

  雷狮看了看见到爹立刻就不演了的雷管,觉得至少安迷修当个育儿嫂还是尚可的。

  遂睡之。

  

  7.poets always write

  睡了没两个小时,安迷修实在受不了了。他俩娃都生了,过了睡在一起就寻求激情的热恋阶段了,安迷修今晚就只想好好睡觉。结果天杀的雷狮又定的双床,当然雷狮的本意是让小孩自己睡大家各自享受精致睡眠,谁成想半路杀出来一个蹭床的。安迷修想翻个身都难,只好颤颤巍巍地蠕动。雷狮被他弄醒了,呵令他不要闹好好睡觉。安迷修让雷狮感受一下床的宽度,实在是插头对不上插座数据线对不上充电口,雷狮说要不然你跟雷管睡去。安迷修扭头,雷管晶亮亮的眼珠子正盯着他们,两只像水蜜桃一样嫩的小拳头靠在一样,显然正在密切关注大人们的动作。就依这祖宗的德行,他要是再折腾一下,估计雷管都要开始拍手叫好求安可了。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安迷修在心里默念。他把被子蹬了,节省点空间,把雷狮揽到怀里来,两个人凑合凑合。

  他埋在雷狮睡的蓬乱的头发里发问,说我家床大,明天要不要去补个觉。说完又觉得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急色,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说再说吧。雷狮闭着眼睛,觉得自己也应该见好就收,说那快点睡,再不睡雷管又要炸了。

  雷管呢,受了这污蔑也不恼,就仰着脸呆呆地望着大人,她看着两个人的脑袋都埋了下去,落地窗后冰轮初升,清风摇影,繁花相送,时值仲夏。她看了一会儿,咯咯地笑。

  第二天雷狮大包小包的上安迷修家里去。雷狮拖着雷管的一大箱东西,看着安迷修只抱着女儿轻装简行,牙都要咬碎了。安迷修抱着女儿,把久别重逢的初恋领进家门。雷狮这样那样地指点了一番,别别扭扭地观察安迷修的生活环境。毕业照摆在电视柜上,被装在相框里。雷狮走过去看了一眼,立刻就领悟到了安迷修可能至今都没参透毕业照背面雷大师的预言。

  他抿着嘴思考怎么样消灭罪证,安迷修铺完床,站在他旁边问怎么了。

  没怎么,雷狮抹了抹脸。此从往后他都得提防着安迷修发现这条预言,要不然可不是显得他从前就多在意安迷修似的。他才没有。



废话:

雷管的大名叫雷绾。本来是想写不欺诈的那种婚前性行为非法同居未婚先孕狗血带球跑的,但是还没写完第一节我就又走上了消费欺诈的道路,可能我是命犯315。好累啊,感觉身体像是被掏空,一滴都没有了.jpg 标题来自bgm,cherry pink and apple blossom white,很甜很初恋

评论(3)
热度(457)

© Robust/Adapti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