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ust/Adaptive

=蜜桃
原来每个故事结尾都相似

2 broken boys 破产兄弟 第一集

哇野生的懒惰小蜜蜂出现了!

fuwafuwari:

1.


  高中还没毕业雷狮就破产了。是的,高中生雷狮的私人小金库破产了,原因是囤积了过多海景房却惨遭再贩,靠,说好的限定全都是狗屎,日元汇率比婚姻还不牢固。此外,他还无证在自家泳池驾驶游艇造成了重大安全事故,被负责管家的表弟没收了真的户口本儿和假的身份证,黑网吧都去不得,只能连夜搭黑车奔向城中村体验生活,投奔他认识的最爱管闲事的人。


  雷狮在车上睡了两觉才开到城中村,他有点夜盲,在这种晚上不开路灯的地方毛都看不清,黑车司机问雷狮接下来怎么开,因为他辨认了一下导航非常确定如果再照着开就要直接开进垃圾场了。雷狮眯着眼睛努力辨认方向,得出的结论是他也找不到,他想起来安迷修给他的锦囊。


  安迷修说,等你到了找不到路的时候再打开。雷狮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点开qq上的2秒自动销毁闪照。安迷修很详细地写了一份路线图,水平基本和刚学会怎样用中文讲前后左右的外国友人一样,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屁话太多,雷狮直接看加粗的黑体,安迷修让他往唯一亮灯的地方去。雷狮和司机两个人一齐把脑袋探出去看垃圾山后头的灯,就像是joe black第一次看到花生酱一样。


  雷狮现在很能理解安迷修,这里不愧是连安迷修都耻于说出口的地方。有人的地方一定会有的是垃圾,有光的地方一定会有的是夜生活,黑车司机把他丢在洗头按摩一条街,车费都没收就忙不迭下车测评去了。真没想到21世纪的红灯区还在用经典的螺纹灯箱,雷狮探头看了一眼就感觉自己快瞎了,全都是露着大白胸脯大白膀子的家禽。他缩回车子里给安迷修打电话,用微信钱包里最后500块贿赂安迷修提供上门服务。过了没两分钟,安迷修就一路小跑前来接驾。


  安迷修一般不太过夜生活,每天晚上10点准时从互联网世界消失可以说是比每天早上5点才睡更屌的行为,完全可以称的上是当代朋克青年,尤其是雷狮实地考察之后发现安迷修居然住在这种花花世界,更觉得他实在很有inner peace;安迷修拿钱办事服务到位,替雷狮拉开车门请他下车,雷狮在思考还要不要等黑车司机回来给钱。他设身处地的从司机的角度出发,感觉对方应该不想乘客为了区区车费就等到他完事,时间等短了尴尬,等长了更尴尬,遂决定善解人意一回,自己消失避免尴尬。


  雷狮本来指望安迷修也可以善解人意一点,不要带他横穿农贸市场,然而现实甚至更残忍,安迷修不光带他穿过整条按摩街,还把他带进了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建筑物。这算什么,上世纪迪厅吗,雷狮非常确定这种配色的软装尤其卡座绝对和外面的世界不在同一时间线。


  “你不会是住这儿吧?”雷狮打量着台面上的包浆,很难辨认出那是人体分泌物还是残留了太久的沙司,而且说实话,他都分不出哪种更恶心一点。


  安迷修把围裙系起来,跟他说,“放心,不会比这里更差的。”


  10分钟后雷狮知道了为什么安迷修每晚十点准时下线,因为这个破烂上世纪迪厅居然没有wifi,而雷狮隐约记得安迷修的手机套餐还是八年前的30大元30兆流量。他挑来挑去没位置好坐,只能站着锻练形体,一边保持脊柱中立预防骨盆前倾,一边竖着胳膊玩手机防止头前伸。他站了半个小时,只觉得对自己的要求有点高,于是坐到了唯一一张他看见安迷修擦过且擦过后没有别人的屁股碰过的座位上去。


  有鉴于这鬼地方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显然会有很多进行大量运动后急需补充能量的男男女女前来光顾,雷狮一直没找到机会威逼安迷修直接送他回去睡觉。对生活质量没要求的客人越来越少,雷狮已经困到差点趴到桌子上睡着的程度,黑车司机一脚踹开大门,走进来点了一碗河粉。“没问题!6号桌一碗河粉!”安迷修的微笑依然得体,对黑车司机性感透视装下口红和指甲的痕迹熟视无睹。雷狮透过取餐口看后厨,十分想观赏一下制作流程,并在看完之后发现出门在外不点汤汤水水的东西果然还是最值得写到《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那一条。


  黑车司机呼噜完河粉,根本不用掏兜就知道自己没钱,准备吃上一顿霸王餐,所幸他在安迷修去厨房取菜刀之前发现了雷狮这张肉票。雷狮身上一张纸币都没有,最近和他有关系的金钱只有现在姓安了的那五百块,换句话说他最近只和安迷修有金钱关系。他也没准备付钱,他就想好了让安迷修付。安迷修先主持正义,让雷狮赶紧交出来黑车司机的劳动所得。“起步价6块一公里3块二十公里他收我两百块还劳动所得你有事吗你?”雷狮拍桌子,“我还没收目睹他打野食的精神损失费呢。”安迷修再转过去看黑车司机。目前黑车司机和雷狮看起来谁都不准备讲道理,好在安迷修不怕事,他有菜刀。黑车司机今天第一次知道城中村居然还有这种好地方,也算是托了雷狮的福,抹抹嘴先退一步,说那一百块吧,你不能一百块都不给我。安迷修又转向雷狮。雷狮跟他对视了一眼,用拍过桌子的那只手拍安迷修,还在他肩头蹭了蹭,说“掏钱吧。”安迷修一头雾水,雷狮表示红包我现在收回了。这话一说那还了得,安迷修立刻转回去跟黑车司机说你要不想下次过来只剩隆胸失败的接待你,咱们兄弟就说个实价,我看看符不符合我的心理价位。


  最终安迷修从那还没捂热乎的500块里掏了50出来。就为赚了7块钱,动不动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雷狮乐的跟什么似的。安迷修检查完煤气电气锁门下班,带雷狮回去睡觉。雷狮越发确定这里和外头不是一条世界线,不然为什么会有像是从苏联搬来似的集体楼,是要备战备荒吗。安迷修说今天你可以睡我的折叠沙发,雷狮左看右看只有一张小的吓人的单人沙发。这种霍比特人沙发怎么睡,雷狮实在很好奇。安迷修留他在客厅折腾,自顾自的回房间睡觉去了,雷狮拽了半天,发现生锈的关节纹丝不动,没得办法,只好坐禅,并决定明天一定要威胁安迷修把床让给他。



评论(1)
热度(120)

© Robust/Adaptive | Powered by LOFTER